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天谴

天谴
●天谴






北宋末年,金兵攻陷汴京,宋徽宗和宋钦宗都成了阶下囚。
他们的皇后、嫔妃、公主、郡主....也全数成了金兵的奴隶。

金兵是北方少数民族,野蛮强悍,性方面更是十分淫乱,北宋皇室这些后宫佳丽,几乎无一悻免,全都遭到姦汙....
「玉真,永别了....」

宋钦宗望着自己的女儿被金兵抱在马背上,奔驰而去,不由肝肠寸断....

昔日,她是皇帝的掌上明珠,高贵的公主,现在,却成了金人的洩慾工具。

徽、钦二帝的后宫美人差不多有五千余人,全数都分配给了作战有功的金兵将领和中、下级军官。

玉真公主分给了千户粘没喝。

粘没喝是个下府军官,一身蛮力,作战勇猛,矫小柔弱的玉真公主落在他的手上,就像一只纯情的小羊落入
野狼的爪中。

骏马在草原上奔驰了一天一夜,玉真公主早已昏迷不醒,也不知道粘没喝将她带到哪里去。

这个巨变实在太可怕了,她一点心理準备也没有。

天明的时候,她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座很大的帐幕中,帐中没有人,帐外传来战马的嘶声,飘来烤羊
肉的骚味....。

玉真公主躺在地上,全身裹在一张毛毡之中。

她站起来,毛毡滑下,露出一身的白肉,原来她全身衣服都剥光了....

吓得魂飞魄散的玉真公主赶快用毛毡裹住自己,这时,她才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一阵疼痛,再看看地上,一
滩鲜血....

她已经不是女孩子,她变成小妇人了!

金枝玉叶的她,千金之体的她,己经失身了!

而且,她是被强姦的!

而且,她是被异族人强姦的!

而且,是在她昏迷的时候被强姦的!

宋朝,距现代一千多年,那时候的女人,都非常的封建。

贞操比生命更重要!

贞操,是女人的第二生命。

不,甚至可以说,贞操比生命更重要﹗

很多女人在面对金兵的侮辱,都宁愿自杀,而不愿意失节。

玉真公主是在昏迷中被姦汙的,否则的话,她也是宁愿自杀的。

「但是,现在已经太迟了!」

女人的心理很奇怪,未失身之前,她们不怕死,失身之后,她们再也不会寻死了。

因为死已经无法洗清她的汙点了。

到了此时,求生的慾望就会增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如果,强姦她的人成了她的丈夫,强姦的阴影就会消失。

帐篷的布门揭开了,强壮的粘没喝走了进来,微笑地望着公主。

王真公主望着这个男人,这个玷汙她的男人,这个野兽般的男人....

「但是,无论如何,他是我生命中第一个男人啊!」她心中暗思。

十六岁的她,完全没有人生的经验,现在,只能做出她无可奈何的抉择了。

于是她跪在地上,按照金人的习俗,用她的嘴唇去吻粘没喝的皮靴。

粘没喝是个千户,属于中级军官,跟着他生活大概也不会太差。

粘没喝两手叉着腰,望看跪在面前的公主,心中充满了自豪!

「想不到我粘没喝,居然也可以令大宋公主跪倒在脚下,俯首称臣。」

于是,他用他的手抓住那条毛毡,用力一扯,整条毛毡落地....

玉真公主的肉体,赤裸裸地呈现在他面前,丰满诱人,充满青春魅力....

粘没喝昨夜强姦她的时候,是在黑暗中一般兽性的发洩。

自小长在宫中矫生惯养,一身皮肤白得像雪一般....

小山般的胸脯上,翘起两座尖峰,颤巍巍地富有弹性,雪山顶上嵌着两颗嫣缸的葡萄....

粘没喝贪婪地伸出地长满粗毛的大手,握着公主,公主羞愧得满面通红....

昨夜被强姦,她是在昏迷中,毫无知觉。

但是现在,则是眼睁睁看看一个粗鲁的男人在侮辱她,肆意地玩弄她的乳房....

粘没喝打仗握兵器的手,又粗又硬,加上长满手毛,简直像一把毛刷。

摸在最细嫩的乳房上,产生了强大的摩擦....

一股强烈的电流,从乳尖上传遍玉真公主全身,他似乎又有些发晕....

一阵酥麻从少女的乳尖上传到手掌,顺看手肩传到身体的每一部份,传到每一个细胞....

粘没喝尝到了甜头,便双管齐下,他的另一只手也活动起来....

两手一前一后,一上一下,不停地摸索,不停地握着、捏着....

玉真公主的粉面更加红了。但是,这次不是羞愧,而是冲动....

一股无法抑制的冲动,在她心头激蕩....

粘没喝的手越摸越往下....

公主的喘息越来越急促....

她从来也没想到,男人的抚摸,会带来这幺多的感觉,又怕又爱....

她有种无法说出的快感....

粘没喝双手忙碌了一阵,只觉得全身燥热,他迫不及待脱下自己的衣服....

王真公主把头擡起来,这时,她真的吓了一跳!

她看见他的裸体了!

这是她生平第一次看见男人的裸体!

粘没喝小腹之下那个地方,当她的眼睛接触到那随时,她立刻呆若木鸡....

「你....」她低呼着:「不....!」

她全身每一茩细胞剧烈紧张地收缩....

「甚幺?」粕没喝不知发生何事,奇怪地望看她。

玉真公主把头转过去,不敢再擡起头来。

「妳怕我﹖」粘没喝以乎明白了。他轻轻用手抚摸她的乳峰....

「哦....」

公主被他触及的地方立刻痒痒的,给粘没喝挺看向她逼来,要佔有她....

「不....」她忍不住狂叫。

「将军,你这样大,」她浑身颤抖着说:「这样粗,我....不要....」

粘没喝感到骄傲,他不再进攻,而是抓看公主的手伸到下面去....

「妳握住它,用妳的手使它痛快,如果它软了,我就不会插妳了....」

公主羞得无地自容,但又不敢反抗,只好用她的纤纤玉手替他服务....

「啊....用力....快....」

粘没喝情不自禁叫了出来,女性的手给他带来了无比的畅快....

公主殷勤地套动,希望能满足他,让他快些发洩,自己就可以避免疼痛....

但是,她的双手活动了很久,粕没喝不仅没有软下来,反而膨胀了一倍....

「我....昨夜....」公主哀求道:「到现在....还疼....将军....饶命....」

粘没喝大笑:「看来,妳的手不行....换妳的嘴巴试一试吧?」

公主几乎要昏倒!

这是多幺侮辱人的要求?但是,不容她反抗,也不容她思考....

粘没喝已用手按看她的头,用力按下去,她不得不屈服了....

她张开了樱桃小嘴....

她深深慼到,自己就像一个卖淫的娼妓,正在干着下流的事....

「不,妓女还有权挑选客人,而我,却像一个奴隶....」

但是....这只是一闪念,勇气很快就消失了....

「快,用舌头舐!」粘没喝喘息着:「啊....舒服....现在用力吮吸....。」

玉真公主感觉到,含在口中的东西又膨胀了....

粘没喝在享受的同时,并没有闲着,他的手指滑了下去....

分开草丛,在洞口盘旋,寻找那颗敏感的果实....

他的手指按在果实上,不停地颤动....

玉真公主猛地感到全身一阵酥麻、发软,然后,便有撒尿的慼觉....

「小婊子,妳湿了!」

粘没喝喘息着,手指动得更厉害了....

「啊....不....能....再摸了....﹗」

他每触一下,玉真公主便全身抖一下....

他突然展开慢慢的研磨....

「啊....不行了....」

玉真公主忍不住叫了起来她口中有东西,故而叫声不清晰....

但是,正是这含糊不清的叫声,更加刺激了粘没喝的火焰....

他也俯下身子,用他的舌头去舐那果实....

「我....又洩了....」

王真的细腰情不自禁扭动起来....

她发觉自己的思维正失去控制,甚幺贞操,甚幺羞耻心,全都消失了....

只有冲动,只有空虚!

她吐出来了﹗然后一个翻身,躺在地上,双腿大大分开....

「将军....快....进来....﹗」

粘没喝看见这个大宋公主在自己之挑逗下,现在成了一个淫妇,忍不住笑道:

「妳不害怕我太粗太大吗?我不进....」

「不....快进....我就是喜欢你又粗又大....将军....救命....」

玉真公主高高翘着双腿,完全丧失了理智....

粘没喝也被她的淫态刺激了,他像泰山压顶一般,整个人压了下来....

「啊....疼....慢....慢....﹗」

粘没喝却没有怜香惜玉,他一手抓住公主一腿,

用力分开,抽插....一下....又一下....

「哦....妳真狠....」

玉真公主惨叫。但是,她也感觉到,每一下冲击,虽然带来疼痛,但这种痛痛又和受伤的痛完全不同,痛中
带嘛,痛中带趣....

随着粘没喝动作越来越快,痛的感觉消失得越快,畅快的慼觉笼罩全身....

「啊....好哥哥....用力插....插死我吧....」

玉真公主发出了呼喊....

但是粘没喝却不动了....

「将军....亲丈夫....情哥哥....快动....」

她摇了摇粘没喝。粘没喝从她身上滚了下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死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话说玉真公主和粘没喝正在营帐中翻云覆雨之际,冷不防粘没喝死了!

「救命啊!」

玉真公主吓得魂不附体,惊慌失措,立刻冲出帐去,大声呼救。

其余金兵立刻涌入帐内,看见粘没喝的尸体,地们都愤怒地指着玉真公主。

「妳是凶手﹗」

「妳害死了我们的千户大人!」

这时侯,玉真公主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错误,她不加思索地呼救,却使自己陷入一个『杀人犯』的嫌疑
地步,真是要命!

「帐中只有妳和千户两人,千户死了,肯定是妳下的毒手!」

「妳是宋人,痛恨我们金人消灭了妳的国家,所以故意杀死千户洩忿!」

咆哮的金兵不由分说,扯着玉真公主的头髮,把她拖出营帐。

草原上堆起了高高的木柴堆,王虞公主被綑绑在木堆之上。

「把她烧死!」

「替千户报仇!」

愤怒的金兵个个手持火把,包围在木堆前,等待长官一声令下,就放火烧人。

玉真公主肝胆俱裂,魂飞魄散,死到临头的滋味,真是太可怕了。

长官坐在木堆前,注视着玉真公主。

「这幺年轻漂亮的少女,烧死了真是可惜。」

可是,狂怒的金兵包围看四周,要触犯众怒把她放走,绝对不可能。

「时辰已到!」

长官慢慢举包右手....

只要他的手向下一挥,所有的火把都会仍到木柴堆上,把她烧成灰烬。

「住手!」

一声猛烈的呼叫镇住全场。

长官回头一看,只见一匹快马飞驰而来,马上是一个又胖又丑的女人。

「千户的老婆来了。」

金兵互相议论看。

千户的老婆从马上跳下来,走到长官面前,咬牙切齿,双目喷看怒火。

这个汉族女子谋杀了千户,罪大恶极,把她烧死,太便宜她了!」

「那幺,你的意思是....?」

「我要叫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人间受尽折磨!」

长官仍然糊里湖涂,不知千户老婆葫芦里到底卖的甚幺药。

千户老婆狞笑看:「汉族女子最讲究三贞九烈,贞操对她们来说比生命还重要,现在,找要把她带走,送入
随军妓院去!」

千户老婆说罢,恶狠很地盯着长官。长官的地位虽然比她高,但是心中暗想,不必为了一个宋朝女子而得罪
这个母夜叉。

「好,就照夫人意思办!」

长官一挥手,两个金兵走上柴堆,把玉真公主拖了下来....

玉真公主这时已经珠泪涟涟....

堂堂一个皇室公主,竟然沦落成一个下流的妓女!这个消息实在太残忍了!

但是,不容她多想,力大无穷的千户老婆已经把她抓到马背上去!

玉真公主自幼矫生惯羡,手无缚鸡之力,加上这些日子以来的惨痛经历,她再也无力反抗,昏昏沈沈地,被
千户老婆押走了。

骏马在草原上奔驰....

也不知经过多久,千户老婆勒住了马,把玉真公主从马背上扔了下去!

一阵剧痛,使玉真公主清醒过来。

她擡头一看,发现自己躺在一座金黄色的帐篷前。千户老婆趴下马,把一桿小红旗插在帐门外。

原来,女真人是游牧民族,他们的妓院也跟汉人不同,都是设在帐篷内,颇有今日香港一褛一凤的味道。

那桿红旗,便是妓院的标誌,在茫茫草原上,很远就可以看见了。

千户老婆把玉真公主拖入帐篷中,不由分说,抓起一校木棍便是狠打....

玉真公主自出娘胎也没人敢踫她一下,如今一挨打,哪理受得了?

「夫人饶命!」

玉真公主连忙跪在地上,向千户老婆连连叩头,希望免打....

「要想免打,妳就要听话!」

「听!我听!」

玉真公主吓得浑身颤抖。

「从现在起,妳就是一个妓女!只要妳好好接客,妳就可以生存,加果妳敢违抗,我就把妳吊起来,打得妳
皮开肉绽....」

「不敢,我不敢....」

到了此时,玉真公主也只有认命了,做妓女,总比丧失性命好一些。

没多久,只听帐外传来一阵马蹄声。

「有客到了!」

千户老婆笑吟吟走出帐去,只见一名喝得半醉的女真人骑看马,摇摇晃晃而来。

「有漂亮的姑娘吗?」

「有!有!大宋的公主充当妓女,包你从末尝过,眼界大开!」

「哈....大宋公主,妙!」

这个女真人下了马,口中喷着酒气,向着千户老婆笑看。

千户老婆看见醉汉虽然没有穿军装,但身上服饰却不是普通的。

「这是个有钱人!」

千户老婆暗自高兴。她强迫玉真公主来当妓女,真正的目的在赚钱。

「十两银子。」

她一狠心,来了个狮子大开口。

没想到这醉汉随手一掏,掏出个大银锭,至少也有二十两,抛给千户老婆。

醉汉摇摇晃晃走入帐篷,千户老婆把马鞍取下来,坐在帐外把守,俨然一副老駂模样。

玉真公主在帐内听到外面的对话,知道第一个嫖客上门来了!

虽然她的身子已经被粘没喝玷汙了。但是当时心中只是想做为他的妄恃,尚不至太难受。

但是,现在,自己则是作为娼妓来接客,这对一个普通女人都是难以忍受的,何况堂堂公主?

醉汉进了帐,玉真公主不由后退一步,她实在太害怕了。

「小婊子,过来!」

醉汉一声怒吼,玉真公主浑身一抖,不由自主走上前去,她没有勇气反抗....

醉汉一把搂着她,充满酒气的大嘴巴,肆无忌惮地在她的脸上狂吻....

「好嫩的睑....」

醉汉脸上长满乩髯,在公主幼嫩的脸蛋上摩擦,使她痒痒痛痛的....

醉汉一双大手握住了她高耸的乳峰,用力捏着,彷彿要把它挤破....

玉真公主感到疼痛,但身为妓女,她恨本不敢出声,只能默默忍受....

醉汉越来越猖狂,他的手伸入了玉真公主的上衣内,在她胸脯上抚摸....

玉真公主羞得满面通缸....

醉汉的粗手在细腻的乳峰上磨擦,产生了强大的刺激,两颗乳头不受控制地膨胀起来....

「小婊子,妳难受了?」

玉真公主羞愧得擡不起头来....

醉汉的大手毫不留情,从胸脯继续往下摸去,顺看她的小腹往下....

「啊,妳的草....真多....」

醉汉淫蕩地笑耆,他的大手像一只小描,在玉真公主内裤中蠕动....

「哼....啊....」

玉真公主忍不住这种老手的姚逗,情不自禁呻吟起来....

「哈....妳流水了....」

醉汉手指伸入,挖着....

玉真公主感到自己像开了水闸,泛滥了....

「妳是初次当妓女?老练的妓女....不会流水的....」

醉汉的话,更增添了玉真公主的羞耻心。

她想挣扎,但是浑耳无力....

身为金枝玉叶的公主,经历过粘没喝和醉汉的侮辱,她感到自己无法抵沆男人的挑逗,即使心中非常厌恶,
非常憎恨,她的肉体卸不受控制,产生了自然的反应....

「我渴望男人!」

她醒悟到这一点,她感到自己已经脱离了公主身份的束缚,成了自由的女人....

「啊....不要....不要....﹗」

她口中呼喊着,细小的腰肢却不停扭动着....

「小婊子,妳骚了....﹗」

醉汉的大手用力一扯,扯下了她的裙子、内裤,扯下她最后一条布丝....

玉真公主赤裸裸袒露着....

她知道命运不可抗拒,最好的办法就是顺其自然,接受现实....

她躺下了,两条大腿像有无形大手牵扯似的,高高翘起,分开....

醉汉眼中喷看慾火,眼前所见这美景,实在是他生平罕见....

「小婊子....妳是天生的婊子!....」

他迫不及待地脱光自己的衣服,露出一身毛茸茸的黑肉....

玉真公主紧张喘息看,她不是恐惧,而是热切期待,她的太腿分得更开了....

醉汉骑了上去,压了下去....

「啊....舒服啊....」

玉真公主像个娼妓,下流地叫了来....

「叫啊!小婊子!叫得好听,我起重重有赏....」

「好哥哥....你太强大了....你插得....小婊子太舒服了....太美眇了....」

玉真公主狂叫着,这淫叫传到帐外,使得千户老婆也心痒难熬....

「叫得妙....小婊子....妳知道我是谁﹖」

「大爷是....善插的情哥哥....」

「哈....告诉妳,我是当今大金皇朝八王子....妳好好服侍我....本王高兴,便带妳....离开这理....到
皇宫....当妃子....。」

玉真公主一听,心中暗喜,加果能迷住八王子,自己就可以当上王妃,一飞沖天。

于是,她再也不顾羞耻,使出全身手段,缠住八王子,纵情江战....

「啊!」一声惨叫!

八王子突然倒住她身上,一动不动。

他也死了!

「惨了!」玉真公主浑身冰凉。

她想不到八王子重蹈粘没喝的下场,自已这下死定了!

欲知事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话说玉真公主初当妓女,和八王子一番风雨,八王子同样马上风而死!

她想到千户之死,想到自己因千户之死而几乎被活活烧死,被由心胆俱裂。

千户老婆听到八王子的惨叫,急忙冲入帐篷一看。

「妳又杀人?」

「没有,没有,」玉真公主吓得浑身哆嗦:「妳明明知道我身上没有武器!」

千户老婆一想,有道理,便仔细观察八王子的尸体,果然他身上一点伤痕也没有。

「无论如何,八王子死在我这里,这可是杀头之罪,千万不要声张。」

千户老婆心中暗想后,便取来两把铁锹,和玉真公主一起动手,在帐篷中掘了个土坑,把八王子的尸体葬入
坑中。

幸亏这地方是茫茫草原,周围没甚幺人,也没有人知道八王子来过这里。

不过,经过这场惊吓,千户老婆再也不敢把玉真公主留在自己帐篷中当『私家鸡』了。

「这个女人,太不吉利了!两个男人沾上她,都不约而同死去,要是我把她继续留在我身边,说不定有一天
连我也被她连累死?」

想到这里,千户老婆便叫玉真公主穿上了衣服,然后用马将她载到附近一个军妓营中,用低价出售。

军妓营是金兵的随军妓院,所有的军妓都是奴隶,她们不管和多少个男人睡觉,都是没有收入的,有两餐饭
食而已。

军妓营的嫖客都是士兵,个个穷凶极恶,毫不怜香惜玉。

玉真公主沦落到军妓营中,真是欲哭无泪,叫天天不应了。

军妓营来了这一位美貌出众的妓女,自然哄动了全营。

按照惯例,新来的妓女,苜先都要由军妓营的长官尝一尝滋味。

这个军妓营的长官名叫黑木,是个浑身长毛的魁梧大汉,他像老鹰叨小鹤姒地把玉真公主抱人帐中,剥光她
的衣服,辣手摧花玉真公主咬看牙,忍看疼痛,任凭....

黑木饱尝猷慾之后,便将玉真公主交给地的副手们,这些人面兽心的蒙古军官们排成队,按照官职大小,先
后进入帐篷,强姦玉真公主....

玉真公主从来也没受过这幺可怕的摧贱,她惨叫一声,昏厥过去....

等她醒来,发现自己赤身裸体,下体红又踵,流着血,疼痛不堪....

她痛哭,肝肠欲裂....

「本来希望嫁鸡随鸡,找一个金人做丈夫,荀且偷生,没想到沦落到军妓营中,日后每天要接受十几个金兵
姦汙,这是生不如死了。」

她主意已定,便决定自杀。

她穿上衣服,走出帐篷外。

军妓营很大,四面有军队把守,裹面卸行动自由。

她走到一棵大树下,準备吊死,突然发现大树下坐着一个汉人瞎子。

「算命,看相。」

原来军妓营中甚幺人都有,医生、小贩、相士、杂工等等,都在随军行动。

这个瞎子看起来也是被俘俘而来的汉人,凭看相糊口渡日。

玉真公主灵机一动,便上前看相。

瞎子抓住她的手,仔细一摸骨节,说道﹕

「唉,小娘子,妳的相太惨了,凤落鸡巢。妳本来是凤,其贵无比,如今沦落在鸡巢,任人淩辱,其惨无比
。不过,天理循环,那些沾汙妳的人会遭天谴,一个个都要暴毙而死....。」

玉真公主想起了千户和八王子,觉得瞎子的话似乎有道理,但是,昨夜黑木和七、八个副手轮奸,又不见他
们有事﹖

她半信半疑,暂且收起自杀用的长巾,向黑木的大营走去,探听消息。

走不多远,便见营内乱哄哄,时而传来哭声。

她仔细一打听,原来黑木和七、八个助手天亮的时候,突然莫名其妙的死了!

玉真公主暗吃一惊:「看来,瞎子说的话真是灵验....。」

因为黑木和死去的副手们邸是天明之后,在各自的家中暴毙,身上又无疡痕,大家都猜不到地们的死和玉真
公主有关。

玉真公主知这过消息之后,心中便产生一个主意:

「金兵消灭我的国家,和找有不共截天之仇,今天我如果自杀,于事无补。但是,如果我和金兵睡觉,他们
就会遭到天谴,一个个暴毙而死,我等于替国家报仇。」

想到这裹,她主意已定。

从这一天起,她涂指抹粉,浓妆艳抹,打扮得花枝招展,份外妖媚....

那些金兵,看到如此漂亮的妓女,一个个好像看见蜜糖的苍蝇,蜂涌而来。

玉真公主忍着身体上的剧痛,一个又一个地接客,她装出无限欢欣的样子,淫声浪语,使人觉得这是一个下
流妓女....。

嫖完她的金兵,在几天之后,纷纷不明不白地死去了。没人有知道甚幺原因....

如此过了一个多月,金兵金将的死亡人数已经引起上方的重视,他们认为可能是军妓营风水不好,便下令解
散了军妓营。

玉真公主也获得释放,她决心南下,回到南宋的地界来。

她沿途乞讨,出卖自己的肉体,换取食物,日夜兼程地赶回南方。经过一个多月的长途跋涉,她终于平安地
踏入南宋边界。

边防驻军的将领一听是玉真公主,不敢怠慢,立刻派出一支部队,护送玉真公主去南宋的首都杭州。

玉真公主见到了南宋皇帝。

但是,奸臣秦桧害怕玉真公主对他投降卖国之事不利,便诬蔑说她是假冒的。

因为玉真公主只身逃离,身上当然甚幺文件凭证也没有。

皇帝对秦桧的话千依百顺,他虽然认得玉真公主的容貌,却也开始怀疑了。

「皇上,要分辨真假并不难,」秦桧胸有成竹,侃侃而谈:「玉真公主尚未成亲,是个处女。而这个女人一
脸狐骚,分明是个妓女!只要将她一验身,看看她是否还是处女,便知真假了!」

秦桧这一招真是毒辣!

宋代封建社会,对女人的贞操特别重视,女人失去贞操便没脸做人,玉真公主当然明白这一点,因此,当一
她回到南宋的时候,便隐瞒了真相,说她被俘之后,只是做苦工,没有失身。

可是,秦桧和金人一向暗中勾结,他知道玉真公主在军妓营的事情,便故意用这个方法来为难公主。

「好,秦丞相这个方法不错,就这样办吧。」

皇帝下了圣旨!

玉真公主如遭雷击,几乎昏倒!

「如果查出我不是处女,我便是冒名顶替,欺君之罪,要杀头的!」

两个宫女扶看她进入后宫。

这是一间密不透风的密室,玉真公主坐在床边,提心吊胆地等待看....

窗外,雷声隆隆,暴雨倾盆,天昏地暗,彷彿世界末日。

玉真公主面色苍白,两手合掌,默默向上天祈祷着。

「天啊,你真是太不公平!我为甚幺这幺苦命啊!」

突然间,一道强烈的闪电打入房中,可怕的惊雷居然击中这个房间!

桌碎椅毁,玉真公主也昏迷不醒了!

两个宫女急忙入屋救人,同时通知皇帝。

皇帝赶来一看,只见屋内陈设皆被惊雷打得粉碎,只有王真公主丝毫末损!

「看来,她真的是皇家之女,所以连这种天灾也不敢触及她!」皇帝心中暗想。

不过,他还是通知宫中的老宫女检查玉真公主的处女膜。

玉真公主被扶到月外一间寝室,躺在床上,两个宫女替她褪下裙子、小衣....。

玉真公主浑身无力躺着,只能眼睁睁看着宫女,心中充满了死亡的绝望....。

两个宫女把公主两条雪白的大腿轻轻分开....。

一个老宫女入了房,走到公主面前,先跪了下来,再把头伸到公主大腿之中仔细检查....。

公主情不自禁闭上眼睛,一颗心『砰砰』直跳,等待死刑的宣判....。

老宫女检查完毕,站了起来。

「恭喜公主,仍然是童女身。」

玉真公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众人退去,玉真公主看左右没人,自己伸手到小衣之内一摸....。

可不是,她的处女膜又长出来了!

贞膜复生、帝女完壁公主的下体于是裸露了,又白又嫩,像一朵盛开的白色的出水芙蓉....。

这时,太监传来了皇帝圣旨,恢复公主的名誉,并且赐她与新科状元周建为夫妻。

「真是天赐奇蹟啊!」

玉真公主突然想起,刚才那种奇怪的惊雷,无缘无故打在她身上....

「难道真是上天可怜我的遭遇,用这种方法来挽救我的名誉和生命﹖」

这件事实在是无法解释,但是的确是记载在史书之上。

过了不久,玉真公主和周健的大婚典礼便举行了,场面之隆重、热闹,自然不在话下。

一对新人迎入洞房,新驸马周健忐忑不安。

新娘子是堂堂公主,自己抱她、吻她,都不好意思,要说行房,更是难堪。

没想到,事情出乎意料之外,当驸马仍然犹豫不决的时候,玉真公主却已经很不在乎地、随随便便地脱光了
全身衣服....

「公主,妳....。」

面对这样一个赤裸的肉体,驸马简直手足无措。

他从来没想到公主竟是这样一个放浪的女人。

「驸马,你我是夫妻,何必害羞呢?」

公主说着,两手抱住周健,送上了热烈的吻。

她的两手也忙碌地解下周健的衣服....。

当周健也成为裸体的时侯,他作为男人的本能便压倒作臣子的本能。

他抱起玉真公主,疯狂地吻着她的嘴唇,她的酥胸、她的大腿....

「好哥哥,到床上来....。」

周健两手托着她,走到床前,把她放在鬆软的床褥上。

玉真公主两手勾住周健的脖子,把他拉了下来,两人倒在一起,抱成一团,滚来滚去....

「啊,痛....。」

当周健挺进的时侯,公主感到疼痛,她感到自己像个真正的处女!

她流出了眼泪,这不是疼痛的眼泪,而是兴奋的眼泪,她感到自己作为女人,开始新的生命....。

疯狂、放浪、淫蕩、刺激....。

这对新婚夫妇感受到比的欢愉和刺激....。

突然,周建惨叫一声!死在她怀中!他像千户、八王子和数不清的金兵一样,一和公主性交,便莫名其妙地
暴毙了!

玉真公主完全呆了,长久地呆了!



--------------------------------------------------------------------------------




(全文完)